裹盐聘狸奴

春困秋乏夏打盹儿,冬天我再眯一会儿

【歌凯】灵魂伴侣 (傻子后续) [1]

嘤嘤嘤,要吃糖🍡

琳琅:

本来就是一个一发完,不过应观众要求又开了个坑,填不填得完就只能看小红心小蓝手了 (其实其他坑一直在努力填补中,只是过程缓慢)




前文——《傻子》




[1] (引用部分是回忆时间线)




虽然有点讽刺,但是对于王凯来说,爱上胡歌后,爱情成了一种奢饰品。






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有一天会结婚,生子。


可是当他发现自己爱上胡歌的那一刻,他才意到,原来爱情,生活,可以是两条平行线。






胡歌是第一个让他心动的同性,他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发生了,只是反应过来以前,心底已经刻上了那个男人如沐春风的笑容和作弄他的时候眼角调皮的光芒。






从小到大他都是一个坦坦荡荡的人,一直以来不管多不同,多高攀不上的女孩,他都觉得既然喜欢上就喜欢上呗。 






可第一次发现自己对胡歌动心的时候,他却把这般想法推到脑海不见光芒的深处里,然后笑自己荒唐。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喜欢上胡歌。




只是入戏太深而已罢了,萧景琰对林殊的执念太深,而王凯在那几个月活成了萧景琰,第一次演那么沉重的角色,他一时之间出不了戏而已,一定是这样。




好几年后,王凯才发现那时候的他只是在逃避,好像只要不对自己承认,就不用理会,不用正视,他还有借口一直能和胡歌在片场玩闹,发发微信打哈哈。那时候,他还笑了笑,笑自己还真是个傻B。




— — — —





有一场戏王凯印象特别深刻,那是在城楼上,他对着胡歌演的梅长苏说:“我仍然希望,你能一直在我身边,亲眼看着我,去开创一个不同的大梁天下,好吗?”






其实萧景琰心里知道,无论是他的小殊,或是他的苏先生,都回不来了。






说道这句台词的时候,他眼里不由自主地泛起泪光,因为王凯就是萧景琰,而胡歌就是梅长苏。






拍这场戏之前,苏先生还是笑眯眯的胡歌,和现场工作人员闹着玩,把摄影机对着他一直喊着,“靖王殿下,靖王殿下,看镜头呀。”






他身后的工作人员整理着他的假发,轻声而严厉地威胁他别乱动,他只好无奈地笑着,任由胡歌闹他。那天晚上有点风,吹的他连带着心脏也在发抖跳动。






导演喊一声,所有人站位,王凯立刻是萧景琰,胡歌立刻是梅长苏,不同的是一喊卡后,苏先生可以一秒就变回嘻嘻哈哈的胡歌,而王凯觉得,他一直都没有从那场戏回来过。






“凯哥你还说你从不哭,我才认识你几个月就看你哭过好几回了。” 他们两个站在城楼上点着烟,周围是忙碌着收器材的工作人员。






王凯抽了一口烟,“那怎么一样?这是演戏啊。”






胡歌看着他,含笑地挑了就算只是挑眉,“是吗?”






王凯也看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一直到手里的那根烟熄灭了他才说出一句,“是啊。”






----






胡歌杀青的那一晚上,王凯从他那收到一封很长的微信。胡歌是一个很感性的人,他用漂亮的文字写下了一大段感谢的话,应该是群发吧。






不过最后,有一句话吸引了王凯的视线,”凯哥,你出戏以后,就不会再想哭了。” 


他配上一个他的吐舌头的表情情,就好像是平时打趣他时的语气,可是王凯看着那一句话,愣了一愣。






他突然有点心虚,想立马打电话去问胡歌,“你什么意思?”,可是他还是按奈了下来,什么都没说。






一直到第二天早晨,他才回了一个敷衍的笑脸。






那个时候他也希望胡歌说的对,他只要出戏就会好了,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然而一切在能恢复他所以为的正常之前,又被抛离了轨道。






就在他觉得他已经不会有意无意地想起胡歌的那张脸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了自家老板的电话,还以为有什么大事件。






殊不知是一个机会,一个剧本,叫“伪装者。”






他收到剧本后有点自嘲地笑了笑,隐约觉得这部剧的名字就像个预言。






-----






“凯哥,又合作啦。” 






在伪装者的片场再次见到胡歌的时候,他穿着明台的衬衫西裤,梳着明台的头发,脸上满是一副嬉皮笑脸,彷佛好像梅长苏的澹然,梅长苏的内敛坚忍,眼底的深沉,统统都不曾在这一张脸出现过。






胡歌的称呼有很多个,第一次见面他还叫他“胡老师”,之后他就随工作人员叫他“老胡”,“胡老板”,“歌哥“, 再之后,他喜欢叫他“阿苏”。






不过最后一场戏杀青后,萧景琰就只活在摄像机的记忆卡里,世上再没萧景琰,自然也不会有他的苏先生。






王凯穿着明诚的大衣,头发就像抹了一瓶发蜡一般,他看着胡歌,挂上了练习已久的笑容,






“是啊,好久不见啦,胡歌。”







— — — —




王凯那天喝到断片,有人还拍了他的影片,他红着脸摇着手,嘴里一直重复着说:“I‘m okay, I’m okay!”






可能是因为那个天都是当初琅琊榜剧组里的人,想要和没到现场的其他人分享吧,第二天该影片便发到了很久都没有动静的琅琊榜群里面,立刻把很多人都炸出来了。






“哎哟,咱们凯凯王的英文还是这么不正啊。” 刘涛配上了几个大笑的表情打趣着他。






“凯哥下次我们约啊!” 这是小吴磊,但其实他已经不小了,过了能喝酒的年纪已经很久了。






“哟,怎么你们比我这新郎哥还玩的疯啊?” 郭晓然在度蜜月,还不忘发了几张与妻子和阳光与海滩的照片,让一群人立刻羡慕嫉妒恨,有伴的表示想放假,单身的表示被喂了一口狗粮。






“凯哥怎么又喝辣么醉?” 胡歌的出现又把话题转回他身上,他看着胡歌的头像,把手机放了下来。






可是不到一分钟后又拿了起来,那时候已经多了好几个信息了。






”还不都是胡老板熘了!不然就是你了!!” 这是王鸥,听她昨天说,她现在该是马不停蹄回剧组的路上把。






“是啊是啊,话说回来,胡老板你的朋友还好吧?” 张晓谦唯恐天下不乱的配上一个猥琐笑的表情问道。






“那我就谢谢凯哥啦!” 胡歌问非所答,让吃瓜的众人瞬间又不满了,而当晚不在场的人都纷纷表示有什么八卦我要听!






这个沉静已久的组群就这样瞬间又火热了起来,就连以前鲜少发言的靳东和刘敏涛老师都像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搭了两句话。也是,都那么多年没怎么机会联系的一群人,突然又有话题把他们拉到了一块,实在是难得。






“凯哥,还好吧?” 胡歌单独给他发来了一个简讯,其实郭晓然婚礼的几个月前,他和胡歌的联系便渐渐地减少了,最后一封信息也是在几个礼拜前,胡歌问他会不会去婚礼,确认后便说到时候见。






“还好还好,不就是喝醉了吗,多大的事?” 






“那就好。” 胡歌发了一连串他最爱的猪头。“宿醉难受吧?”






”也还好,最近放假所以一整天都可以休息。”






“抱歉啦,听说是因为我缺席了他们才灌你的。”






“听他们瞎说,你没来还好,不然我们两个都倒了,多大的新闻啊。” 






“哈哈,也是。” 胡歌发过来这条信息后,状态一直是“输入中”,王凯看着白字绿底的那行字笑了笑,比起自欺欺人,他宁可做自己的刽子手。






“不过胡老板,看着我顶替你喝了那么多杯,你老实说啊,是不是谈对象了?”






胡歌那边的“输入中” 没了,又出现了,来来回回好几次后,他终于发来了个露齿笑的表情。






“还不算吧,本来打算确认了再说的,不过凯哥,还记得我刚离婚那时候,我和你说,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可是最近我突然又觉得有希望,就是就算不知道会不会永恒,我也还是很心动,就是遇到了这样的一个女孩吧。”






王凯看着那两封信息,有点惊讶地发现他居然没什么特别的感受。






只是因为宿醉把,头疼得怪难受的,胃也好像火辣火辣地烧着。






啊,人老了果然就不能那么疯狂了。






他一手抓着枕头把下巴埋了进去,一手拿着手机,想了一下才回复了一句:






”哦,挺好的挺好的”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