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盐聘狸奴

春困秋乏夏打盹儿,冬天我再眯一会儿

[苏靖x旌流]Single Daddy: Chapter. 7

恩桑:

Chapter. 7




一个半月,不过是挤了半管牙膏的时间。




飞流跟萧平旌考完了期中考,萧景琰去开了场家长会,梅长苏没回来,蔺晨有病人,飞流的家长会是蔺九代开的。蔺九到教室碰见坐自己后桌的萧景琰还吃了一惊,他记得萧景琰带飞流去过诊室,想必跟梅长苏关系不一般,那给飞流开家长会这事,梅长苏为什么会找到自己?




开完家长会,蔺九见到了萧平旌,那个称呼萧景琰为“小叔公”的少年跟飞流勾肩搭背地从教室外走来,飞流看起来很阳光,不像每次到诊室那样呆呆的。




果然,孩子还是应该跟孩子在一起,去诊所不见得就比跟自己的朋友相处对他更好。




梅长苏回国的前一天在街上从早转悠到晚,琢磨着该给萧景琰带点什么东西回去,虽然萧景琰看起来什么都不缺。晚上回宾馆后,他没打算睡觉,飞机是早上七点的,算上去机场的时间和办理乘机手续的时间,也睡不了两个小时,不如把觉留在飞机上睡。




航程中转两次,落地时间零点四十,他没打算让萧景琰来接,他怕过关的时候人多,也怕取行李等得太久,耽误了萧景琰睡觉,可是萧景琰不是这么想的。




“把航班号发给我。”萧景琰发来微信。




“到达时间太晚了,你好好睡觉,第二天我到你家找你,乖。”他们没什么实质的恋人间的行为,梅长苏却已经习惯了在跟萧景琰发文字的时候加上一些亲昵的用语。




没想到萧景琰一个视频电话打了过来,梅长苏刚按下接听,视频那头的人就一脸不高兴地陈述:




“第二天是周末,我不上班。”




“我知道我知道,”梅长苏把手机拿远一点,争取不让自己一张脸占满整个屏幕,“落地后我直接在机场附近的酒店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就来找你。”




“我家离机场很近。”开车二十分钟不到,所以经常有飞机的轰鸣声划过自己头顶。




“如果过关人多,或者行李来得慢,有够你等的。”




“我想见你。”




梅长苏望着视屏那头的萧景琰,内心忽然有些柔软,像被猫爪子的肉垫踩了一下。




“想第一时间见到你,这个要求很过分吗?或者对于你来说,你并不想第一时间见到我?”萧景琰的声音很冷却又有些委屈,他眼睛很大,注视着一个地方的时候总像含了汪水,他现在看着梅长苏,梅长苏便一跟头栽进这汪水里。




“想,当然想,”梅长苏看着他,眼神温柔又勾人,“不仅想见你,还想触碰你,亲你,把你压在在玄关的墙上,从头到脚亲一遍,你喜欢被亲脖子,肚脐,还是……那里?然后对你做些更过分的事情,比如,就,地,正,罚……”




手机屏幕一黑,视频突然挂断,梅长苏在这头先是一愣,然后抖着肩膀笑出来,萧景琰在那头紧握着手机,心脏扑通扑通乱跳,他,他刚才,竟然被梅长苏三言两语撩拨出反应了。




好丢人。




平复了很久,他才发了条微信过去:“航班号。”




“景琰,你没事吧?”




“没事,刚才助理敲门,所以挂断了。开会了。”




梅长苏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不过还是把航班号发了过去。




虽然周五晚要去机场接梅长苏,萧景琰也没忘记学校放周末,应该去把两个孩子接回家。梅长苏出差的这一个半月,飞流周末多半是在萧景琰家里过的,跟萧平旌住一个屋。有天晚上他们半夜起来打游戏还被起夜的萧景琰抓个正着,结果飞流被萧景琰带到自己房间先睡下,而萧平旌则是被他逼着熬了个通宵。用萧景琰的话说,“反正你都不想睡,不如我给你出几个数学题你算算”。萧景琰经济系毕业,修过不少数学课,想把萧平旌这个初中生玩到半死简直易如反掌,他写了几个题为难这小子,萧平旌硬是一晚没睡给他全解出来了。




接到两个孩子之后,俩人在车后座讨论班上有个没什么朋友的男孩昨天在花坛的小叶榕下跟一个社会人接吻被班主任撞见然后挨了留校察看处分的事。




萧平旌替同学抱不平,说如果是班上男生女生被撞见早恋,顶多也就请来家长谈谈话,只不过这个同学的对象是个已经工作的男人,就挨了这么重的处分。




“对啊,”飞流也应和,同时又替同学担心,“如果再犯,怕是要被退学了。”




萧平旌抱着手臂哼了一声,刚想再说点什么,萧景琰的声音就从前排传来:




“晚上我要去机场接人,你们早点睡,门别锁。”




飞流知道梅长苏今天回国,于是脱口便问:“您是去接苏哥哥吗?”




萧景琰爽快承认了,他本来也没打算瞒着两个孩子:“我跟你苏哥哥是恋人,去机场接他不是应该的吗?”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萧平旌差点被口水呛到,“你你你你,你们……什么时候?”






“平旌,”萧景琰冷静地开口,“大人的事你不用知道这么多细节。”




“不——啊!”萧平旌大叫,“小叔公,我不是想打探您的私生活,您跟梅先生是恋人,飞流叫梅先生哥哥,我直接差了飞流两辈份啊啊啊啊啊啊,我不干——”




“称呼这种事,如果你不在意,它便不重要。”




飞流偷偷凑到萧平旌耳边,逗他:“要不我算你便宜点,你叫我小叔叔也行?”话音刚落就被萧平旌掐住脖子按在座椅上,飞流连忙求饶,开车的萧景琰笑着摇了摇头。




凌晨一点的机场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冷清,除了来接机的人之外,还有不少因为航班延误而滞留的旅客,或者因为要赶早班飞机而提前到机场的乘客。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飞机落地的时间比预计晚了半个小时,萧景琰有些困了,去Costa买了杯美式。萧景琰等了二十多分钟,一批旅客推着行李车陆续走出来,他在心里感慨航班落地后的效率,伸长脖子从第一个看到最后一个,其中没有梅长苏,被提起的情绪又渐渐回落。他看了眼表,快一点半了。




睡意来袭,萧景琰打算再去买杯咖啡,走到Costa的时候却排起长队,排队的人几乎都是刚才到达的那旅客。凌晨人手不够,十几个人的咖啡一一做下来竟然花了快半个小时,终于轮到萧景琰,不知道梅长苏什么时候到,他一狠心给自己点了杯意式浓缩。




“先生,您的咖啡。”服务生把杯子放在玻璃柜上。




萧景琰刚伸手要拿,一只手突然从他身后出现,端走了柜台上那杯浓缩,熟悉的声音也从头顶传来:




“不怕睡不着吗?”




猛一转身,梅长苏端着咖啡冲他笑,长途旅行后脸上有疲惫之色,眼睛里却是说不尽的温柔,萧景琰勾起嘴角,就这么看着眼前的人。




由于时差,梅长苏并不觉得困,回去的路上由他开车,而萧景琰在副驾休息。萧景琰非常困,上下眼皮又酸又重,心里却记挂着别的事。梅长苏说,他们的关系需要一些仪式感,现在梅长苏回来了,他便开始期待这所谓的仪式感究竟是什么。




在车库停好车,坐上电梯一路到家门,萧景琰的手始终被梅长苏握着,他用一只手别扭地从另一边衣袋摸出钥匙,刚听见关门的声音,还没来得及脱鞋,就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力道压在玄关的墙上。




萧景琰突然想起视频电话里调情的话,浑身肌肉立马紧绷。




梅长苏凑过来,贴在他耳边用气声问:“景琰,想不想我?”




萧景琰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点头。




轻笑一声,梅长苏凑上前吻他,嘴唇很软,瑟瑟缩缩的舌尖随着吻的深入变得大胆,舔到上颌的时候,萧景琰呜咽了一声,身体靠着墙往下滑了一段,梅长苏稳稳地搂住他。梅长苏开始侧头吻他的脖子,发现脖子是萧景琰很敏感的地方,稍微煽情一点,他就腿软得几乎站不住,一个劲往下滑,梅长苏干脆把大腿抵在他两腿中间,让他坐在自己腿上。




萧景琰被吻得双腿打颤,全靠梅长苏的支撑才不至于坐在地上,迷迷糊糊中,有冰凉的金属碰到了自己无名指,一枚戒指被推倒自己的指根。




梅长苏放开他,捧起他的脸:“景琰,跟我交往吧。”




萧景琰刚说完好,就被梅长苏一把抱起来往卧室走,他突然想起什么,一个劲地挣扎,急切地用气声在梅长苏耳边警告:“不行!两个孩子还在家!”




梅长苏亲他一口,问:“我们盖上棉被纯睡觉,你怕什么?”




TBC.




打算写到第十章完结。

评论

热度(283)

  1. 晖姑娘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
  2. akzmo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
  3. 裹盐聘狸奴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