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盐聘狸奴

春困秋乏夏打盹儿,冬天我再眯一会儿

[苏靖X旌流]Single Daddy: Chapter. 4

恩桑:

*想看少年谈个青涩的恋爱。




Chapter. 4




在火锅店要了张大堂里靠墙角的四方桌,萧景琰说,火锅在包间里吃没意思。服务生站在旁边拿小本儿记着菜,时不时地朝四个人瞄一眼,两个大男人带两个大男孩来吃饭可真是有意思。




“请问你们要什么酒水饮料呢?”服务生小妹按着手里的圆珠笔。




“喝茶就行。”萧景琰说完,把手里的菜单递回给服务生。




“好的,您稍等。”




服务生小妹离开了,不一会儿,有两个服务生小哥端着一口装满油汤的锅走来,锅里被分出九宫格,上头漂浮着一层辣椒段。菜陆陆续续上齐了,两个生长期的男孩子早饿了,然而萧平旌看自己小叔公还没动筷子,他也不敢动。萧家家教严,他小叔公虽然比自己父亲还小上几岁,家宴的时候,自己父亲动筷也得看小叔公的动作。




“吃吧。”萧景琰把肉菜换到两个孩子就近的位置,转头对梅长苏说了句“别客气”。




梅长苏夹着一条鸭肠在锅里涮着,看坐在对面的两个大小子也不跟对方说话,故意问他们:“你们俩前后桌,开学这么久了,相处得怎么样啊?”




“好!”萧平旌朝梅长苏一抬头,正好对上对方似笑非笑的眼神,连忙一胳膊搭在飞流的肩上,凑近问他,“对吧,飞流?”




萧景琰也投来关切的眼神,让飞流硬生生止住了把萧平旌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抖下去的动作,对着对面两人点了点头,“挺好的。”




梅长苏点点头,把涮好的鸭肠放进萧平旌的碗里:“我下周要出差,一个半月才能回来,那飞流就托你多照顾了?”




萧平旌朝梅长苏眨了眨眼睛,勾起一边嘴角笑,露出虎牙:“没问题。”




飞流吃着才从锅里捞出的丸子,烫得直哈气,囫囵之间好像说了句“谁要他照顾啊”。




吃过饭,萧景琰如约把梅长苏跟飞流送回家,也顺带知晓了梅长苏的住处。车停在公寓楼下,梅长苏礼貌性地邀请他们上楼坐坐,萧景琰的眼神跟梅长苏在空气中纠缠了几秒,他突然收回视线,微笑着说“打搅了”。




公寓不到一百平米,装修清爽干净,家具不多,也还算整洁,总之,萧景琰的第一印象不错。梅长苏进厨房拿些喝的,出来的时候左手拎着四只玻璃杯,右胳膊抱着果汁跟酒,用脚踢开的门。




萧景琰听见动静起身去帮忙,替梅长苏拿走了抱在右胳膊的酒跟果汁。




“Cider?”




“不爱喝?”




“不,吃完火锅喝这个很合适。”




苹果酒度数低,酸酸甜甜的解腻正合适。




萧平旌跟飞流坐在客厅的地板上低声说话,萧景琰正要一脚迈入他们的视线时,被人往后拉了一把,后背撞上梅长苏的胸膛。




“嘘……我看他俩不大对劲,听听。”梅长苏凑近,说话的时候热气落到耳边,耳廓也跟着酥酥麻麻。




“偷听可不是好家长。”嘴上虽这么说,萧景琰心里却暗自发笑,反手用胳膊肘捅了捅梅长苏。




梅长苏按下萧景琰的动作,像整个把他从身后圈在怀里,得意地纠正:“我们这是光明正大地听。”




“你不会还在因为情书的事儿生我气吧?”




“……”梅长苏跟萧景琰对望一眼,仿佛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你也没说你不收啊,人家女同学都把情书举到你跟前了,我是怕你们尴尬嘛。”




“……”梅长苏又跟萧景琰对望一眼,同时纠正了刚才的判断。




飞流终于说话了,严肃正经的样子让萧平旌大气不敢出,他从没见过这样的飞流。




“如果我没有当面收下,我就可以装不知情,现在我收下了,不论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我都觉得挺不好的。”




“你……喜欢她啊?”




飞流摇摇头。




“那多简单,拒绝她不就行了吗?”




一想到自己还要亲口拒绝那个女同学,又想着她快哭出来那个表情,飞流简直绝望。




“我,其实……不太会拒绝别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萧平旌不顾形象地大笑,撞了撞飞流的胳膊,“哎,你平时拒绝理我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犹豫啊。”




“你跟她们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萧平旌把手肘搁上茶几,一手支着脑袋,转过头斜斜地看飞流,故意逗他:“哪里不一样?”




她们是女生,你是男生。不是这个。




她们跟我不熟,你跟我熟。也不是这个。




……




一连想了几个答案,仿佛都不对。




萧平旌看着飞流认真思考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期待听到这个答案。




梅长苏跟萧景琰躲在阴影里,觉得两个孩子之间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飞流似乎终于想出了答案:“如果我拒绝了她们,她们大概会讨厌我,可是你不会。”




萧平旌的脸上闪过震惊、骄傲、最后变成喜悦,他伸出手把飞流的脸往两边扯:“既然这样,那个女生,下周我帮你去拒绝她。”




然后他又被飞流揍了。




结果就是四个人围着茶几打牌,萧景琰火锅吃咸了多喝了几杯Cider,等他想起来自己还开了车时已经午夜了。如果打车回去,明天他还得打车过来拿车,想起来也够麻烦的。




“我送你们回去自己再打车回来。”梅长苏起身拿外套。




萧景琰自己清楚,他住的那个地方根本打不到车,他仰头看着梅长苏。




“怎么,不欢迎客人留宿吗?”




“不欢迎,”梅长苏放下外套,坐下,“但你们不是客人,想住多久都行。”




飞流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




“飞流,你跟平旌轮流去洗澡,回房间之后早点睡,不准打游戏。”




“嗯,知道了。”飞流站起来,拽着萧平旌帽衫的帽子,揉着眼睛,“起来,我找睡衣给你。”他比萧平旌稍微矮一点,身量却差不多,应该能穿。




萧平旌顺着飞流拉自己帽子的力道站起来,跟着飞流回了房间,没过两分钟,房间里传来一阵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飞流,你小时候竟然这么可爱哈哈哈哈……居然,哈哈哈哈哈,居然还梳小辫子哈哈哈哈!!!!”




梅长苏看着客厅地上到处摆放的果汁盒、酒瓶跟玻璃杯,没打算收拾,他拍了拍萧景琰的胳膊,起身带他往自己房间里走。




“我房里还有个浴室,也可以洗澡。”




萧景琰洗澡的功夫,梅长苏给他翻了套自己的睡衣从门缝里递进去,等浴室的水声停止,萧景琰开门出来的时候,还带出一阵水汽。睡衣穿在他身上有点空,袖子长了一截,盖住手掌,只露出几根过分修长的手指,他好像没找到擦头发的毛巾,头发湿着,还滴着水。梅长苏赶紧扔了张毛巾给他,然后拿好浴巾进了浴室。




萧景琰作为男人,真是过分地好看了。




梅长苏洗澡的时候,把水温开低了些,一直用淋浴冲自己的头让脑子稍微清醒一点,人家可不见得就跟自己一样。




等梅长苏洗完澡出来,萧景琰已经靠在枕头上睡着了,被子只盖住腿。梅长苏没有叫醒他,而是帮睡梦中的他调了调姿势,又抽掉一个枕头,盖上被子,自己才在他身边躺下,关掉了床头的灯。对着自己身边深不见底的黑色,梅长苏轻轻地说句晚安。




黑暗中,萧景琰睁开眼睛——刚才梅长苏动他的时候他就醒了。他侧躺着背对梅长苏,床不大,两个一米八多的大男人睡还有些嫌挤,也正因为这样,那人的温热的呼吸均匀地落在自己后颈,像从遥远的地方吹来一片鹅毛,软软地落在那里。




TBC.




*抱歉,前两天发烧。最近流感挺严重的,大家多注意防范了。

评论

热度(260)

  1. 晖姑娘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
  2. akzmo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
  3. 裹盐聘狸奴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