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盐聘狸奴

春困秋乏夏打盹儿,冬天我再眯一会儿

[苏靖x旌流]Single Daddy: Chapter. 3

恩桑:

*想看少年谈个青涩的恋爱。




Chapter. 3




七点不到,萧平旌已经洗漱完并且收拾好了书包,书包带子吊儿郎当地只挂在右肩上,深蓝色的连帽衫敞开着,露出法兰绒黄白衬衫的大片格子,这个年纪的男生都是不会好好穿衣服的。他站在对面寝室门口,冲着里面喊:




“小飞流,你好了么?”




门突然打开,开门的飞流跟他迎面撞上,不听话的头发睡得翘起来一束,萧平旌的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伸手去拨那撮呆毛,飞流拍开那只讨厌的手,左晃右晃地躲。




“那个……你们走不走?”寝室里的其他同学站在屋里问。




“走的走的,不好意思啊。”萧平旌抓住飞流的胳膊往自己的方向拉了一把,给其他同学让出门。飞流往前扑的时候踉跄了一下,被萧平旌伸出胳膊稳住,可惜没躲得开盖在自己头上的手,这混蛋小子还瞎揉了两把,越揉越乱。




“别揉了!”飞流推了一把萧平旌,气鼓鼓地说,“好不容易给压下去了,又乱了!”




“哪里乱了?哪里?”萧平旌捧住飞流的头,仔细打量,“这蓬松得挺好看的啊哈哈哈……”




飞流推开他,一个人往宿舍楼外大步走去,萧平旌拎着书包跟后头追,一边追一边喊:“飞流,我错了,啊!你等等我,我还给你买早饭呢——”




到教室时还没开始早自习,教室里一多半的人都在吃早饭,学霸们边吃饭边看书,普通学生边吃饭边聊天。




萧平旌把三个人的早饭都摆在自己桌上,递了个红豆面包跟一盒奶给林奚:“我没问你想吃什么,就随便买了啊。”




林奚接过早饭,撕开包装袋,咬了一口面包,依然面无表情地开口:“没关系,吃的东西对我来说都差不多。”




前排的飞流转过身拿起一个炸鸡汉堡又迅速转过身去,萧平旌知道他还在生气,于是拿出豆浆,把吸管插上后拍了拍飞流的肩膀,递给他。飞流只伸了只手过来,都没转身。




正在拆吸管的林奚看到这一幕,第一次主动跟萧平旌说话:“没想到你们感情挺好的。”




“嘘!!!”萧平旌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凑向前压低声音对林奚说,“别说了,他还生我气呢。”




“啊?”




“哎呀,今早我把他头发揉乱了,就生气了。”萧平旌在林奚耳边悄悄说。




林奚把视线转到飞流的头发上,嗯,是挺乱的。




前排飞流的耳朵动了动。




林奚突然想起自己昨晚在微博上看的动图,狗给猫舔毛,结果被猫一通胖揍。萧平旌大笑的时候会露出虎牙,的确挺像狗崽子的,而飞流嘛,能跑能跳体育一流,生起气不理人的样子,像只猫。林奚丢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继续吃早饭,翻起了历史课本。




这时,飞流吃完了一个汉堡,想要转身拿第二个,手刚碰到包装袋,就被萧平旌一把握住,手心有汗,温热的。




“飞流,别生气了吧。”




飞流皱着眉试图握着汉堡挣脱,未遂。




“原谅我嘛~原谅我,我就松手,待会老师该来了。”萧平旌把声音放得软软的,又是恳求又是威胁。




“原谅你原谅你!”说完,趁着萧平旌松手,飞流抓过汉堡迅速转身。




萧平旌愣愣地问旁边的林奚:“你说他原谅我了吗?”




语文老师来了,林奚拿把历史书换成语文课本,没有理他。




梅长苏昨晚熬夜到三点半,睡觉前发邮件给老板请了半天假,一觉醒来还觉得脑袋昏昏沉沉。他摸到放在枕头边的手机,打算看时间,屏幕上有提示,一个多小时前萧景琰发来两条消息,其中一条是地理位置。




“天冷了,吃火锅吧。”




梅长苏回了一句:“好啊,我爱吃辣。”




他料到萧景琰不会这么快回信,就起身洗漱去了,打算洗漱完直接去公司楼下咖啡厅吃个午饭。




萧景琰坐在办公室,注意力在电脑屏幕,余光瞥见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他那过手机看到梅长苏的回信,又看了看电脑桌面右上角的时间。




“昨晚几点睡的?”




梅长苏洗漱完回来看到新提示,挑挑眉,回了句:“今早三点半。”




看到回复,萧景琰笑着摇摇头,家里的企业也有Digital部门,员工的作息他很清楚,可是顶级程序员的特点之一就是能用几行代码完成别人几十行代码才能完成的任务。




“手速不行。”




梅长苏看到新信息,愣了一阵,不敢冒然揣测萧景琰的意思。他觉得这话跟开黄腔似的,可如果不是,岂不是让对方觉得自己很猥琐?于是很聪明地回了句:“不及您的车速。”




哈哈,有意思。萧景琰直接笑出来,装傻:“你想到哪里去了?”




“跟你想到一块儿的。”




没想到混熟一点,这人还挺对味的。两个人翻着聊天记录,不约而同地想。




“吃饭那里不好停车,你打车来吧,吃完我开车送你们回家。”




“好,后天见。”




星期五下午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总结,一般会说说教室卫生和寝室打分两个评比,寝室打分由纪律和卫生两部分构成,每周排第一的班级能在周一升旗仪式上拿到红旗。这周有个女生寝室的女生,熄灯之后用寝室座机跟男朋友通电话通到一点过,被生活老师抓个正着,扣掉了班级3分纪律分。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说了这件事,虽然没有指出那个女生的名字,但也借这件事警醒同学们,中考在即,不要因为早恋而耽误学习。




早恋这件事,在老师和家长的眼里简直洪水猛兽,对于这一点,萧平旌向来是不屑的。且不说恋爱这事不分早晚,单他身边,他大哥跟大嫂,就是初中在一起的,如今俩人都领证了。




下课铃响之后,除了负责卫生的小组,其他同学纷纷收拾东西离开教室。飞流跟萧平旌前后走出教室门,就看见一个穿格子裙梳双马尾的长发女生站在教室门口犹犹豫豫,看到飞流之后,还把手里的东西迅速藏在了身后。




“同学,你找谁?”飞流看她像是来找人的。




“那个……”女生低下头,眼睛望着脚尖,藏在皮鞋里的脚趾不安地动着,怯生生地从身后拿出一个信封,敢递又不敢递的样子。




似乎明白了什么,飞流笑笑说:“我可以帮你转交。”




女生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这个,其实……”




以萧平旌的鬼机灵,已经看出些名堂,他双手抱胸靠在门框上,看着两个人。




“那么,请问你要转交给谁呢?”飞流耐心地问。




“这,这是我想给你的……”女生把信封举起来,手都在发抖。




飞流微微一惊,这情况他第一次遇到,不知道该不该接,女生已经举着信封有一会儿了,脸藏在刘海落下的阴影里,看起来跟快哭了一样。




这时,有人拿走了她手上的信封。




“这信他收下了,别多想,他就是不好意思。”萧平旌伸出胳膊把飞流的肩膀一搂。




飞流这才反应过来,对女生说了句谢谢。




女生低着头摇了摇,转身跑开了。




女生走远了,飞流斜了萧平旌一眼,他不擅长处理这种关系,以前收到情书都假装自己没收到,这次当面收下,回不回都让他觉得尴尬。




“怎么?你……不会又生我气了吧?”




飞流没说话,往教室外走了,情书还在萧平旌手里。




萧平旌又跟在身后追,一边追一边喊:“飞流,情书,给你的!”




楼道里的学生听见这声喊,隔了一个周末就传成了,二班的萧平旌给飞流写情书被人当面拒绝了。




TBC.




更新不勤,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评论

热度(252)

  1. 晖姑娘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
  2. akzmo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
  3. 裹盐聘狸奴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