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盐聘狸奴

春困秋乏夏打盹儿,冬天我再眯一会儿

[苏靖X旌流]Single Daddy: Chapter. 2

恩桑:

*想看少年谈个青涩的恋爱。




Chapter. 2




萧平旌跟飞流平时都是住校的,只有周末才回家。飞流住的对门寝室原先本来就空了一个床位,这下萧平旌转学过来,顺理成章被班主任安排到了这个空床。




梅长苏的职务跨一个公司的美国部跟中国部,两边来回飞,出差是常事。萧景琰的工作倒不算特别忙,只不过他住的地方离学校太远,如果萧平旌每天回家,得六点起床赶到学校上早自习。成长期的少年睡不饱既影响长个儿又影响学习,萧景琰跟自家大侄子商量了一下,还是让萧平旌住校更好。




走读生八点半下晚自习,住校生得上到十点。最后一堂晚自习没有老师,班干部负责管管纪律,提前一刻钟把同学们带到操场跑步。




萧平旌做着语文阅读题,简述文章标题的三重意思,他想了半天也只想出两种,就用笔轻轻戳了戳同桌的手肘,压着声音问:“林奚,林奚,这题你会不会?”




林奚早写完了作业正在看用电子词典看小说,剧情进展到关键处,被萧平旌打断,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从桌上一摞书的顶上拿下一张试卷放到萧平旌的课桌上,继续低头看小说。




萧平旌本来瘪着嘴,一看林奚给他的试卷正是他正在写的这张,立马喜笑颜开:“谢你啊!明天我帮你买早饭!”




正在背政治的飞流往后斜了一眼,一把捂住耳朵。吵死了。




梅长苏加萧景琰微信两三个周了,两人除了偶尔扯扯闲篇,并没有深聊过,更别说见面约饭。加州那边让梅长苏空降加入新产品研发团队,为期一个半月,下周二早上九点的飞机。他握着手机解锁了好几次,点开微信找到跟萧景琰的对话框,点开,犹豫了好一阵,才发出几个字:现在有空吗?




萧景琰回得倒是快:有。看来是真有空。




“我下周二去加州待一个半月,想麻烦你件事。”




“你说。”




“飞流下下周一(21号)本来该去做心理辅导,我不在,他在本市没有其他亲人,能不能麻烦你带他去?”




“你等我查一下行程安排。”




萧景琰点开日历,21号下午两点他有个会。虽然他也好奇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需要做心理辅导,可碍于两人的关系半生不熟,这又涉及个人隐私,便没好多问。




“21号上午带他去可以吗?”




“可以。谢谢。”




梅长苏正打算找一个表情让聊天活泼一点,萧景琰又发来一条信息:




“本来说请你吃饭的,结果前两周一直很忙,周五你有空的话,去学校接完孩子,我请你们吃饭。”




“不巧,我周五得跟伦敦那边开个视频会,孩子得你去接了。”




萧景琰看到消息,勾勾嘴角。




“那也行。”




梅长苏正经回了一句“多谢”,然后犹豫半天,才找了个抱大腿的表情发过去,想看看萧景琰的反应。




“跪安吧。”没想到萧景琰也是会开玩笑的。




“遵旨。”梅长苏握着手机笑出来。




教室里,班长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




“大家收拾收拾去操场跑步了。”




萧平旌丢下书,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上前一步勾住飞流的肩膀,笑嘻嘻地往外走:“走了走了跑步去,这次一准儿我先到。”




飞流一耸肩抖掉萧平旌在自己肩上的手,斜了他一眼:“少说大话。”说完,往操场跑去。




“哎,你别跑!”萧平旌大喊一声,躲过成群的人,追了上去。




操场上有挽着手散步的女生,也有慢吞吞跑步的男生,只见两个四肢修长的少年跑得跟风一样,弯道处你追我赶,恨不得甩对方百八十米。最后冲刺的时候,两个人卯足了劲,像出膛的子弹的样,朝着终点飞去,飞流早半步踩到终点线。




两人扶着膝盖喘气,飞流转头看萧平旌,断断续续地问:“你……哈呼,输,输了,怎——哈呼哈呼,怎么说?”




“哈呼哈呼,输了,就输……哈呼,输了,大不了明天给你买早饭。”




“我要食堂小卖部的炸鸡汉堡,两个。”说完,飞流还笑眯眯地比了两根手指。




“是是是,你还要食堂第一个窗口的豆浆对吧?”




“嗯!”飞流点头,甜甜一笑。




“哎,我寝室还有橘子,回头给你拿两个?”




“好啊,甜吗?”




“你还挑!”萧平旌拍了一把飞流的后脑勺,刚跑完步,还有热热的汗意。




少年的感情就是这样,较劲归较劲,和好的时候又比什么都来得真挚。




回寝室后,萧平旌果然送来了橘子,飞流剥开一个,丢了瓣进嘴里,不错,甜。这时,萧平旌衣袋里的手机震了起来,他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萧景琰的名字。




“喂,小叔公?”




“平旌,周五放学我来接你跟飞流去吃饭,你们放学后就到学校门口等着,那里不好停车,你们别迟到。”




“啊?”刚才自己小叔公是不是说了飞流的名字。




“怎么了?”




“没,您说让我跟……飞流?”问完,萧平旌还看了一眼正准备把最后一瓣橘子往嘴里送的飞流。




飞流的抬头,目光跟他对上,送到嘴边的手停了下来,眼珠子一转,把橘子塞进了萧平旌嘴里。最后一瓣了,他不能吃独食。




“嗯,他的苏哥哥也会一起。”




电话那头传来肯定的答复,萧平旌嚼着送到嘴里的橘子,是甜。




“好的,小叔公再见。”




挂掉电话,萧平旌忙坐到飞流旁边,凑近他,神秘兮兮地问:“小飞流,你家苏哥哥跟我家小叔公是不是好上了?”




“啊?”飞流显然没领会到他的八卦之魂。




见飞流不开窍,萧平旌抓过他的肩膀,一本正经地说:“刚才我小叔公说周五放学来接我和你去吃饭,你苏哥哥也去。”




飞流看了一眼抓住自己肩膀的手,不解地问:“不奇怪吧,我们又不是没一起吃过饭。”




萧平旌不死心地企图打通飞流的任督二脉:“上次是个意外,凑巧罢了,瞎碰上的。”




飞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萧平旌满以为他终于领会到了自己的意思,面露喜色,却听见对方说:“那还真是巧,又瞎碰上了!”




萧平旌扬起的嘴角瞬间僵住,僵硬的微笑中透露出“随便你吧”。




这时,寝室里突然变黑,寝室里不约而同响起此起彼伏的“卧槽”。




萧平旌放开飞流,起身回自己寝室:“我回去了,待会儿生活老师来找不见我又该通报班主任了,你睡前记得刷牙,橘子甜,坏牙。”




“知道了,别忘了明天我的早饭,炸鸡汉堡,两个。”黑暗中,飞流的眼睛亮晶晶的。




“嗯嗯,还有第一个窗口的豆浆,记住了,放心吧。”萧平旌朝他挥挥手,也不管黑暗中能不能看见,然后关门,偷偷摸摸溜回了自己寝室。




梅长苏正在debug,手机屏幕突然亮起,萧景琰发来一条信息。




这还是萧景琰第一次主动联系他,他滑开屏幕一看:




“我刚跟平旌通电话,告诉他周五吃饭的事了。”




“哎呀,我一忙还忘了告诉飞流这事,这会儿他们该熄灯了,我明天说吧。”




萧景琰忙完了事,正靠在床头听轻音乐品红酒,便随手问了句:“忙什么?”




“debug。”




“码农?”




“您好歹称呼我一句AI工程师好吗?”




萧景琰看着对话框笑出来,屏幕上方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




“你呢?”




“帮帮家里的忙。”




“职业富二代?”




“不是。”




梅长苏没急着问,因为屏幕上方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




“不知道到我这是第几代。”




噗……梅长苏无言以对,真是遇到个主子,他笑着敲下:




“那给您请安。”




屏幕上方的字变成了“对方正在讲话”,梅长苏的一颗心突然被吊起来,对话框有了更新,不过两秒钟,旁边有一个标记“未读”的红点,他小心翼翼地点开。




“晚安。”萧景琰的声音,即使因为过度压缩而失真,却依然是那么好听。他反反复复听了好几遍,在这声晚安里还捕捉到了房间里放着的轻音乐。




TBC.



评论

热度(298)

  1. 晖姑娘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
  2. akzmo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
  3. 裹盐聘狸奴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