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盐聘狸奴

春困秋乏夏打盹儿,冬天我再眯一会儿

[苏靖X旌流] Single Daddy: Chapter. 1

恩桑:

*想看少年谈个青涩的恋爱。




chapter. 1




夏天暑气没散,秋老虎来势汹汹,依旧毒辣的阳光落在翻滚的阔叶梧桐上,晃眼。操场的跑道被晒出塑胶味,水泥地上漂浮的尘埃被三步两步冲下楼的少年少女们踏得到处飞扬。




一间教室坐满了家长,前后两台柜式空调呼呼地吹着冷气依然觉得闷。班主任扶着眼镜看着手里的花名册和成绩单,跟坐在课桌里怎么都嫌挤的家长们强调未来一年的重要性:中考,就是高考的演习。




“体育,虽然只占50分,可是,诸位家长肯定知道,1分,如果是分数密集段,就意味着成百上千人,所以,学生和家长都必须重视体育……”




家长会散会后,讲台上的班主任被接二连三涌上去的家长团团围住,只有萧景琰坐在座位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声如释重负的吐气声引来了前桌的转身。




一个梳着背头戴着金属细边眼镜的男人转过身来,看上去三十左右,实在不像是一个初三孩子的家长。




“诶,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孩子竟然已经上初三了呀!”对方倒是先发制人问出了萧景琰心中的问题。




“啊,不是,我是代人来开家长会的。”




“不好意思啊,哎对了,我姓梅,是飞流的监护人,我家飞流应该跟你家孩子是前后桌。”家长的位置都是学生在教室的位置。




“您好梅先生,我姓萧,我侄孙这学期刚转来这个班,麻烦你家孩子多关照了。”萧景琰说着,朝对面那位梅先生点了点头。




侄孙……吗?




梅长苏看着对面的年轻男人,应该与自己差不多年纪。




“小叔公——”一声叫喊从窗口传来,只见一个瘦瘦高高的少年站在走廊上朝萧景琰坐着的方向挥手,少年笑起来露出一颗虎牙,眼睛虽不大,却弯弯的看着鬼机灵。




少年走进教室,绕到萧景琰跟前,手里抱着二十几本课本和练习册,“碰”地一下放在书桌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抱怨道:“班主任让我去教务处领书,教务处老师又让我去教材中心,教材中心的还差了两本练习册,让我去学校门口的书店买,结果,在书店好不容易发现最后一本,却被一个小子抢了去,还硬说是他先拿到手的,小叔公,您说,这是不是气死人!累死我了……”




梅长苏应景地从运动包里拿出一瓶盐汽水——他本来打算开完家长会就去健身房的——递了上去。




少年接过汽水,一把拧开,咕噜咕噜灌下半瓶。




“平旌,说谢谢。”萧景琰声音不大,但言语中透露着威严。




萧平旌一吐舌头,对着梅长苏:“谢谢叔叔。”




呃……这一叫就给差辈儿了。




梅长苏悄悄地瞥了一眼萧景琰,笑着对萧平旌说:“不客气,我家飞流跟你前后桌,以后请平旌多多关照了。”




“放心吧!”




这时,门口一个学生走进教室,也是瘦瘦高高的大男生,手里拿着一本红色书皮的练习题,朝梅长苏的位置走来,萧平旌看着来人,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指着人就问:“你怎么在这里?!”




来人扬起下巴哼了一声:“我回教室!”说着,把教材放在梅长苏坐着的桌前。




萧平旌内心大叫不好,指着前面的桌子不死心地问:“这是你的座位?”




少年一点头:“对啊,不是我的难道是你的?”




梅长苏跟萧景琰对望一眼,不知道这两个小子对对方哪来这么大的怨气。




“飞流,”梅长苏拖长声音叫了飞流的名字,“平旌刚转学来这个班,你怎么对新同学这么不友好?”




“苏哥哥!就是他!”飞流指着萧平旌,转头冲着梅长苏,“在校门口书店要抢我拿在手里的最后一本练习题。”




“那明明是我先拿到的!”




“你骗人!”




“你才是!”




“哼!”飞流扭过头去,拉起梅长苏就要走,未遂。




梅长苏把手压在飞流头上强迫他鞠躬道歉:“萧先生,抱歉,如果您得空的话,我知道附近有家安静的中餐馆,菜品不错,提供下午茶,不如我们一边喝茶一边听听两个孩子的解释。”




萧景琰犹豫了一下,看着萧平旌那副隐隐龇着獠牙的小狼狗样,点点头:“梅先生请。”




中餐馆处在临山的位置,从窗户看出去能看见下方的车流,正值九月,早开的桂花已经簇满枝头,而今日下午茶的招牌正是桂花普洱。




“所以你们就是因为一本教辅书吵起来的?”小孩子的脾气来得可真简单,梅长苏看着正在抱着杏仁酥吃得满嘴碎屑的飞流,飞流继续吃杏仁酥,“嗯”了一声。




萧景琰喝了口茶,转头看着萧平旌教育道:“你父亲从小教育你要谦让,就算是你先拿到书,让给飞流又有什么关系,你再去别的书店买就是。”




“我也不是……”他也不是觉得那本书怎样怎样,只是觉得那小子生气的样子特别有趣,眼睛瞪得溜圆,就想多气他几下。




“嗯?”萧景琰一声上扬的鼻音,让萧平旌立马改口。




萧平旌看着对面用茶点把自己塞得像只小仓鼠的飞流,把自己跟前的牛扎糖推了过去:“这个也都给你,我们不要吵了好不好?”




“哼。”飞流把盘子拉到自己跟前,吃了一块,甜软不粘牙,花生香脆饱满,他点点头:“嗯,原谅你。”




萧平旌听完,咧嘴一笑,又露出右边那颗虎牙,看起来乖巧又伶俐。




“事情解决了,可喜可贺,为了庆祝,我请客。”梅长苏抬手招来服务生拿菜单。




萧景琰阻止:“这怎么好,下午茶梅先生请了,晚餐应该让我来。”




梅长苏笑着看萧景琰,摇摇头,拿出手机,点开自己的微信二维码:“如果萧先生想礼尚往来,我们以后还有机会,这家餐厅我有会员卡。”说完,一个wink。




吃晚饭过后,萧景琰7点公司开会,由梅长苏负责把两个孩子送回学校上晚自习,梅长苏刚离开学校,手机便响起提示音,他趁等红灯的时候拿出来,一个新的好友出现在他的微信联系人里,叫“萧景琰”。




原来是叫萧景琰啊,梅长苏笑笑。




微信用本名的人只有两种,第一种是懒得起花里胡哨名字的懒人,第二种是身份特殊,名字本身代表社会地位的人,不知道萧景琰是哪一种。




他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是本名吗?”




正在开会的萧景琰感受到手机在裤兜里震了一下,他面上不动声色,却觉得那阵麻意一直蔓延到心口。




头一天晚自习,数学老师讲评上学期的期末试题,萧平旌才转学过来,就跟旁边的同桌看一张试卷。他的同桌是个女同学,整场晚自习不见她笑过,不过试卷上赫然的“148”提醒着他,这个不爱笑的女同桌是个超级无敌大学霸。他顺便了瞥到了同桌的名字,叫林奚。




萧景琰开完了会,打开手机看见来自“梅长苏”的1条微信,回了句:“是,你呢?”




对方正在输入……




“我也是。”




TBC.





评论

热度(349)

  1. 晖姑娘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
  2. akzmo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
  3. 裹盐聘狸奴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